请给我一个秋天,带你去金秀

来源:人文中国网2019-09-25 19:14:27我要评论
你呢,我在大瑶山写了一首诗,等你来。
遇见彼此

让心灵放飞大瑶山

寻一叶与秋天有关的茶

 

 

有些路,要自己去走一走,有些风景,要用心去看一看。那个只有南宁才有的东盟假期,带上各自的宝贝们,茶氏携手佤山映象与卢韵茶行赴一程心灵茶旅。

 

9月19日早晨,在南宁东收费站留下合影后,一行四辆车共18人的文旅团便开启了此次金秀之旅。

 

▲云山阁民宿

▲油茶宴

 

远方有诗,远方有茶,远方还有你和我的相遇,有一首远方的诗,就在云山阁。

南宁到金秀云山阁民宿全程约350公里,将近5个小时的车程,而一顿当地茶山瑶村民精心准备的丰盛油茶晚宴,足以慰了此行的风尘。最原生态的菜,佐最新鲜的油茶,瑶家人用传统的方法播种、收获,一年四季,春耕、夏种、秋收、冬藏,食材的选择都来自大瑶山的馈赠,不需要用过多语言去诠释,没有什么比孩子们大口吃饭的样子更能慰藉人心。

 

▲采茶前合影

 

心灵茶旅,大瑶山从这里开始。

9月20日早上的金秀有些微凉,吃过早餐后,文旅团换上具有当地特色的瑶族茶山瑶服饰,戴上精美配饰和帽子,摇身一变成为瑶家姑娘、小伙,浩浩荡荡上山采茶去。

 

大瑶山。

听大自然给你讲故事,此刻我们共采一片茶。

在这里采茶的弯腰与抬头之间,满眼云海绿意,鲜嫩细芽被采摘进竹篓,爬上一座一座的茶山,采下一筐一筐的新茶,烈日炎炎却是不亦乐乎,只见腰跨茶篓,身着色彩鲜艳瑶族服饰的瑶家阿妹、阿哥们在青翠茶山茶树间时隐时现。

 

 

从浮到沉,由卷至舒,一叶便是一生。

常常于桌上饮茶,此刻更深知制成一片茶要经历多少艰辛。文旅团十几人忙活半天采下来的鲜茶只得四五斤,制成干茶甚至不足一斤,团友直言,以后再喝茶要带有敬畏之心,每一杯好茶都来之不易。

 

 

千年红豆杉的相约,三百年的瑶寨,在那一捧一捧的茶香里。

晌午,下了茶山,吃过简单农家蔬饭,驱车前往六段瑶寨体验古法制茶工艺。六段都是茶山瑶。穿过寨门,沿着青石板路走进瑶寨,两旁是典型的瑶族风格民居,大部分民居建于清朝年间,都是与爬楼风俗有关的吊脚楼。

▲炒青

▲揉捻

▲烘干

 

炒茶、揉捻、烘干,一个都不能少。六段瑶寨的村民们延续着传统制茶工艺,对茶的习性早就了然于心,她们全靠双手与茶叶在掌心的一次次相会,把握最关键的时机,于茶山瑶而言,茶叶何止滋养了一方水土,更承载了她们的生计、文化、历史,这关乎信仰,亦关乎对生活的热爱。

▲千年红豆杉

老街尽头左转,过菜园小溪幽径后,山畔两棵千年红豆杉静静伫立在那,苍苍竹林拥簇着,夕阳斜下,几缕阳光穿透竹林间隙撒落在岁月深处。

 

 

浓浓人情,清茶一杯。

邻里邻里,从南宁到金秀,从东盟商务区到云山阁,卢韵回忆起十几年前去安溪收铁观音的日子,茶叶的故事说到底也是人的故事。一秋的风吹起一山的茶,吹进百年瑶寨,泡一杯老瑶茶,静静等待茶青烘干。

 

▲民俗表演

▲体验舂糍粑

 

夜,归来,食过晚饭,茶山瑶唱响大瑶山。

有些人时刻温暖着你,有些地方每次如归故里。云山阁民宿,有情怀的民宿,陶子年近七旬的母亲凌晨12点还在组织村民排练节目,为了20日晚上不到20人的文旅团表演一场精彩的瑶族民俗歌舞,这些老人家和村民深夜仍在排练。

感恩,演出从春暖花开到丹桂飘香时,依然在展现最美大瑶山人民的纯朴与热情。

 

▲金秀瑶族博物馆

 

旅行,是心灵的阅读。

金秀瑶族博物馆,大瑶山的窗口,在这里与金秀相遇。

21日上午,从云山阁前往金秀瑶族博物馆,建于1998年的博物馆位于金秀县城东面的小山上,是中国建成的第一个瑶族博物馆,是目前中国收藏瑶族服饰数量最多、种类最全的瑶族博物馆。多彩的瑶族服饰、纺车、织布机、手工绣品和银饰物一下子把孩子们吸引住,一筐一担,一桶一篓,装载了几多儿时的温馨回忆。

 

 

五指山下黄泥鼓。

而县城不远处的六巷乡下古陈村,文旅团非遗小分队穿梭落石的山路,看望国家非遗黄泥鼓舞传承人,那些从七旬到九旬的非遗老人,他们坚守在大瑶山,传播坳瑶上千年的黄泥鼓舞。

▲木叶歌娘盘世英(右一)

 

九十高龄的木叶歌娘盘世英,精神矍铄,在长长的岁月里,只要有黄泥鼓起舞,总会响起木叶歌。

 

▲黄泥鼓舞国家非遗传承人盘振松(中)

 

黄泥鼓舞国家非遗传承人盘振松,1998年时去日本表演黄泥鼓舞,如今肩负着黄泥鼓舞的传承。

 

▲黄泥鼓传承人盘志明(右二)

 

月亮是一个沉睡的黄泥鼓,盘志明是盘振松的弟弟,之于哥哥盘振松,盘志明则喜欢沉下心来钻研黄泥鼓的制作,而作为黄泥鼓非遗传承人的他除了黄泥鼓还会做面具。

传承的路,依然长远。

佤山映象的唐果,热衷公益事业多年的她,有非遗情怀的唐果,向盘志明买了一只盘志明自己制做并收藏多年的黄泥鼓(母鼓)。这一只他钟爱的母鼓,一直伴随盘志明去许多地方表演。而今,它又找到了新的主人,从此飞出大瑶山。

 

▲“做盘王”非遗传承人盘志强(左二)

 

上古陈,盘王庙所在的村子。

同样年已七旬的盘志强是“做盘王”的非遗传承人,1998年也随表演队到日本演出的他,在回想那一段历史,仍兴奋不已。而他也是目前身体健在大师公,负责黄泥鼓舞里重要的“做盘王”环节,而往往做一回仪式,不少于17个小时。

 

 

五指山的山,大瑶山的黄泥鼓舞。

一段一段的心灵旅行,从这里开始放飞。

你呢,我在大瑶山写了一首诗,等你来。

 

 

图文 | 茶氏
策划推广|茶氏文创

文创+非遗

 

 

 

关于大瑶山:

月亮,是一个沉睡的黄泥鼓

我们从大瑶山来

等你路过我的春天,半盏清茗待故人

 

(责任编辑:彭丽)
更多深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