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也在等我|有一种味道关乎西藏

来源:人文中国网2018-12-24 15:46:55我要评论
原来,好的味道是需要合适的季节的。

 

味道,是根植于我们脑海中最深刻、久远的记忆。

它可以是旅途中一碗简单的藏面,可以是午后阳光下一杯甜茶,也可以是一抹心心念十余年的藏香。

 


都说,最美的风景和最美的故事在路上。

有些路,是用脚走;有些路,则要用心去走,走过不同的路,听不一样的故事。

 


十二月中,同车去羊卓雍措与普姆雍措,戴着耳机坐在最后一排穿着黑色棉服的姑娘来自北京,今年在读大二的她如今是第二次独自一人来到西藏。

“因为两年前住的那家店,那晚四川老板娘给煮的一碗面,那味道让我至今难忘,一直想找个机会再来一趟西藏,再吃一次老板娘煮的面条”,说完笑了笑,继续转头看窗外风景。其实,她回来,不过是一碗面,还有深深的藏地情结。

 


拉萨的阳光依旧,车外头的风呼呼作响,远处的卡若拉冰川在白云中若隐若现。那是山的味道,风的味道,阳光的味道,也是时间的味道,它们在漫长的时光中与我们的情感深深融,待某日,忽的想起记忆中仍有一个味道让自己深深眷恋。

 

 

雪覆盖了西藏。

从藏东南到藏西北,雪让西藏成了素净的世界。

从布达拉宫下来,坐上去后藏日喀则的火车,雪飘飘扬扬,落在了洁白草原牦牛身上,耳边不时响起韩红的《我的家乡在日喀则》。

 

 

日喀则,后藏文化的厚重之地。

下了火车,迫不及待地绕扎什伦布寺转了一圈,山上俯瞰整个寺庙和日喀则城,已十余年没有如此大的雪了,似乎转山的人在欢呼着,瑞雪兆丰年。

 

 

次日,放晴。

太阳照着扎什伦布寺的金顶。

十年间,再度寻访这五百多年的寺庙,踩着嘎吱嘎吱响的雪,不时看见转经的朝圣者,在雪地里虔诚朝拜。

 

 

雪带着清脆的味道,风中传来诵经的声音。

告别扎什伦布寺,往扎德西路寻访怀念了差不多八年了的藏香。

终于找到了那个藏式小院,进入院子瞬间,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是的,就是这个味道,清香而安宁。

 

 

和阿佳买了几扎藏香,环顾四周,并未发现现场有做藏香的。

她说,在工厂那边有做藏香的,这里院子太小,已经搬到那边去了。

离开院子,往出城的方向去寻找藏香厂。

 

 

一路打听将近一个小时,找到了藏香厂。偌大的院子,被雪覆盖得雪白雪白的,厂里锁着门,从旁边的院子,管厂的负责人福宗(音译)是日喀则藏族,带我们打开工厂的大门参观藏香的生产区间,从藏药材展示区到粉碎区间,再到制作和晾晒以及包装车间,那一股熟悉的味道一直伴随着。

 

 

原来,我们心心念的这一款藏香是西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日喀则当地很有名的藏药香,创始人是当地一名藏医,名叫普布。

 

 

福宗介绍,现在的厂房是搬迁了四次,藏香厂的历史有二十余年了,全由普布夫妻创办,而藏药香的制作遵循藏医藏药的要求,每一款藏药香藏药从十余味至八十味不等。

目前厂里有藏药香二十余个品种,畅销北京、上海、四川、青海等地区。

 

 

雪,冷了冬天。

藏香厂也因雪停止生产。

福宗在藏香厂工作多年,他说,做藏香有讲究,下雪太冷,工人就回家了,再过半个月厂里也放假了。

做藏香,太冷的天气和太热的天气都不行,最好做藏香的天气在夏季雨季前,不冷不热为藏药香最佳制作期。

 

 

原来,好的味道是需要合适的季节的。

就像我们心心念所喜欢的这款藏药香一样,满满的西藏的味道:温暖而明亮。

 

文字|小加

摄影|滕小加

茶氏|文创+品牌推广

文创+非遗

(责任编辑:彭丽)
更多深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