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一霞之秋色,掬一榕茗香|凝榕茶室.六人席

来源:人文中国网2017-09-12 15:30:23我要评论
南宁的秋,带着春的翠绿、夏的涟漪。九月一日,秋之初,凝榕茶室,淡淡的茶香里裹着清浅的韵味。一帘秋韵。午后14:00,凝榕茶室茶韵勳然六人席静候四方宾客。这一场六
                 


\
              
              

 

南宁的秋,带着春的翠绿、夏的涟漪。

九月一日,秋之初,凝榕茶室,淡淡的茶香里裹着清浅的韵味。

 

 

一帘秋韵。

午后14:00,凝榕茶室茶韵勳然六人席静候四方宾客。

这一场六人席雅集,茶室主人90后姑娘谢霞榕从第一次遇见六人席开始,心里悄悄地筹备了两年。

 

 

从儿时,大学,再到凝榕茶室,谢霞榕的妹妹谢换枝,也从青葱的丫头变成了如茶般的茶姑娘。

此番,准备学习六人席茶术的她帮助姐姐谢霞榕做一些辅助工作:茶会的接待、茶客签到、净手以及会场所需的随时召唤。

 

 

净手,洗去身心杂念,以待静候一杯茶。

 

 

定,静候茶客。

1991年出生于广西横县的谢霞榕自大学开始接触茶至今已有六年。两年前的一次机缘,她遇到了云南大理茶韵勳然茶术学会 

。而此,六人席的茶文化悄悄地流淌进了她的血液里。

 

 

茶客入场,静坐、静心、候茶。

凝榕茶室六人席雅集共设三席,因茶客较多,原本设在茶主左右两侧的茶辅与茶录,也设成了茶客之位。

 

 

14:30分,六声引罄后茶会开始。

六人席雅集由云南茶韵勳然学术茶会创始人、会长赵炫杰主持开场。

赵炫杰历时两年,以中国传统文化为理论根基,为“六人席雅集茶席”规范了行茶手法和全套流程仪规,完善了整个雅集茶会的仪式,研发出纯粹的集佛家心法、道门灵气、儒教规程于一体的中国茶冲泡技法——“六人席雅集茶术”(中国茶术)。

 

 

老班章古树茶,从茶则轻轻滑落壶里,散发着悠长的兰香。

 

 

醒茶。开水注入紫砂壶中,控干水分,在壶温最热的时候投茶,通过一定频率的翻动茶叶,使之慢慢苏醒。

 六人席雅集讲究平衡,含茶席之美、为人之礼、处世之道。茶会分享同一款茶,分别以冲泡、烤茶两种方式进行,每场近一个小时。茶会所用茶叶,由主办方指定提供。

 

 

六人席雅集,每泡茶前三道止语。

让泡茶充满仪式感,存一份敬畏之心。

六人席,兴盛于唐宋,传承于庙堂。谢霞榕从六人席里找回了真实的自我。

 

 

饮茶,一人独饮,得神。

二人对饮,得趣;三人品饮,得味。三人以上为聚饮;至七八人,则为施茶。

而据古人多年的经验和体会,同桌品茶,六人为佳;超过六人,分桌而坐,此即“六人席雅集”。

 

 

素雅,敬茶。

遇见六人茶席,遇见真实的自己。2015年谢霞榕只身一人前往云南大理,去云南茶韵勳然学术茶会拜师赵炫杰。

从面试到参与学习培训,谢霞榕也从起初泡茶的散漫到逐渐而来的敬仰之心。

至今,那十天的六人席学习,仍是她弥足珍贵的回忆,如沉淀了的茶香。

 

 

静心,品茶,观心。

在茶中遇见真实的自己,与内心对话。

 

 

做人做茶如茶般谦卑。

谢霞榕是90后茶圈里优秀的高级茶艺师、评茶员,在最美的芳华里,遇到了一辈子的事业,与茶为生,以此修行。

在南宁,谢霞榕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推广六人席。谦卑,迎来四方宾客。这场六人席雅集,她的两位同门师姐吴秋蓉、张丹玫分别前来布席相助。

 

 

茶主定,茶客静。

无需一切的粉饰,定、静,泡一壶与心有关的茶。

六人茶雅集,中国茶文化的传承,只为本真泡茶。

此席茶主为长期跟随茶韵勳然会长赵炫杰多年的茶姑娘吴秋蓉,一身玫红润了秋。

 

 

六人席雅集因前来体验的茶客较多,谢霞榕特设三席,茶客十五人。这一席由她的师姐张丹玫而布,那是一个安静的女子,寂静如初。

 

 

时光慢,如从前。

从庙宇到芳草间的雅集,茶、水、器的相融,如久远的初心,静而悠长。

 

 

泡茶,是茶人与茶对话的独特方式。

回想刚接触六人席之初,谢霞榕在培训课上分心玩了五分钟的手机,被茶韵勳然会长赵炫杰课上严厉批评她,说她可以回家了,下午不用学了。

瞬间想哭的她,眼泪都要滚下来了,千辛万苦来求学因分心而将失去学习机会的她马上向会长赵炫杰道歉。

 

 

上善若水。

赵炫杰对学生谢霞榕的严厉,让她的茶术得以飞速地长进,谢霞榕也因赵炫杰的用心与敬业,深感学成后将此茶术推广的重任。

 

 

六年习茶,精进不懈。

六人席的出现,如谢霞榕找到了打开人生的另外一种方式:做好人,做好茶。

 

 

凝榕,因水而聚,如茶离不开水,水与茶相融,亦如五行缺水的谢霞榕,茶融入了她的生命,如榕树般生生不息地生长着。

 

 

一方古琴,袅袅琴音。

茶歇,放缓疲惫的心,在唇齿留香的余韵里等待烤茶。

 

 

15:50分,云南黑陶烤班章。

烤茶,又称“百抖茶”,源自云南地区,是我国少数民族一种喝茶方式,也是生存必须品。

 

 

茶,经过火与陶罐的相逢,香气浓郁。

从《茶经》中记载得知,早在唐朝之时,人们便有饮用烤茶的习俗。

 

 

烤茶,从初次接触到如今能在凝榕茶室进行六人席的烤茶体验,谢霞榕做了充分的准备,从云南寄来的黑陶罐,她都一 一 地细心呵护。

 

 

彩云之南,茶香四溢。

传统的云南烤茶,均用柴火、炭火烤,每当主人家来了客人,主人就会将家里特制的小小的土陶罐子置于火炉上,烤茶招待客人。可谓围炉烤茶,一室芬香。

 

 

茶从故乡来。

周昱含,80后茶人、和香师,是谢霞榕多年的朋友。这个云南临沧姑娘在广西读的大学,毕业后将芳心许给广西的小伙子,之后成家开了自己的小茶庄。只要有空,她都会参与谢霞榕的茶会。此番,夫妻二人,相携静品一杯茶的欢喜心情来参加谢霞榕主持的六人席雅集。

 

 

六人席,品好茶。

初次参加六人席的周昱含,对六人席本真泡茶以及强烈的仪式感心生赞许。这个快言快语的姑娘,直言,六人席能喝出茶的味道,茶客素净参与茶席,茶味自显。

茶汤,有了包容,见其醇厚。周昱含对当了妈妈的谢霞榕继续泡茶,在她所泡的茶里,感受到多了一层温婉与淡定。

 

 

六人席,品普洱、烤普洱。

而对于谢霞榕与她的两位同门师姐,也在不断探索着,希望能把广西茶带进六人席,展现广西茶的魅力。

 

 

17:00分,雅集落下完美的帷幕。

茶香了静静的午后时光,缱绻了清浅的岁月。

而,用广西的茶、水、器皿(坭兴陶)来推广六人席,亦是谢霞榕和这些聪慧的茶姑娘们最大的心愿。

 

 

传承,从未止步。六人席,从这里开始。

这一天,凝榕茶室,满室茶香,从茶客到茶主,安定住进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我在秋的路口,与你浅浅相遇。

邀你赴一场六人席,在茶香中遇见那个美好的自己。

你来了,我早已在此。

 

 

撰文|彭澎

摄影|滕佳

视频|滕佳

视频后期|梁素兰

策划推广|茶氏心.旅全媒体


\

(责任编辑:彭澎)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更多深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