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林芝米林桃林| 种子传说,歌调传情

来源:人文中国网2017-04-16 22:41:09我要评论
“桃子吃的时候香,桃花美又能入眼,我喜欢的桃子,我要装在口袋里。”


人文西藏  文| 陈星  图| 彭澎


“药洲”米林沿雅鲁藏布江繁衍250公里,这锦色桃林便延绵相随。
 
米林桃花已盛开……
 
桃树用米林的工布藏话说,是“康布”,那桃花自然是“康布梅朵”了。在拥有上千年历史的藏药中,桃的核仁还是一味常用的药材。
 
我们很难追溯米林桃花的准确历史。
这煌煌桃林可言说已立千年,但一株桃树最多活200年,这是老树枯去、新树又发……如此往复而存千年。

 
野生桃林,已立千年

米林派镇今年78岁的老人尼玛旺堆说,“从我出生时桃花有多少,现在就有多少,当地政府下了很大的力度,来保护我们的山山水水。”
 
尼玛旺堆(右)和为他做翻译的林芝市民政局纪检组组长洛桑平措
 
因为听闻了“白玛岗”墨脱“树上结糌粑,河里流牛奶”的幸福传说,在尼玛旺堆七八岁时,全家离开家乡波密、一路而来,于是便舍白玛岗、留此桃林。
 
住在桃花林
 
按尼玛旺堆的说法,工布原始森林繁密,野兽出没,原为流放苦地,因此他和家人定居派镇时,此地人烟稀少,甚至“无人居住”,然而百里桃林野然疯长。
 
百里雅江,百里桃林
 
3月20日,晚上近9时。
屋外的牛儿已偎树歇息,星星乖巧地罗列在被它们密密点亮的夜空。
尼玛旺堆家的大铁炉烧得特别旺。微笑似乎从未松弛地小口抿着青稞酒,他洋溢着幸福的脸,无时不刻在说着,“我已经找到了心中的‘白玛岗’!”
 
另一处“白玛岗”
 
夜晚的伙房,唯这大铁炉嗞嗞响着火声,红光刺亮。
虽说曾是“无人烟”之境,但林下资源丰富,尤其是夏天,食物种类多得很,单单是菌类就已采之不暇;也会及时储存食物,等到寒冬万物蛰伏时取用。这其中,就有食风干桃子的习俗。
尼玛旺堆让妻子拉巴去取干桃,又不放心,索性自己尾随而去。
一会,半麻袋沉甸甸的干桃撂在铁炉旁。我们有人咬了一颗,过了至少有半刻钟她才恍过神来说,“味道不错,刚入口感觉硬,后面越嚼越香。”
 
拉巴举手电筒正在抓干桃给大家吃
 
不过别以为这里处处和桃有干系,却不见尼玛旺堆家偌大的院子里有一株桃树!
这里,我们先来听尼玛旺堆说一个传说:
当时莲花生大师建桑耶寺,白天筑完,晚上就有一个名叫雅庆拉布的妖魔来破坏。于是他们在现在派镇一带的雅江边斗法,当时莲花生大师法力还不够,他幻作一只鸟,雅庆拉布就变成巨人挡住他;莲花生大师变成一条鱼,雅庆拉布就变成捕鱼的鹰;最后,莲花生大师化为一只鸟,飞进了现派镇吞白村地界的一个半山腰的洞里,潜心修行了3年3月零3天。
 
半山腰的莲花生修行洞已建筑、受保护起来,长长久久和满山桃林相伴
 
这一次,他终于降住了雅庆拉布。
雅庆拉布的五脏六腑被莲花生大师撕裂分散。雅庆拉布的灵魂、心脏、头等器官也被洒在不同的地方,其中,他的五脏六腑被莲花生大师用法力变作了各种食物的种子、洒向整个工布的大地,也包括了桃花的种子。
 
桃色尚早
 
桃色夭夭,千年不易。
不过因为这传说,百姓建房时,却极少将这“来自妖魔”的桃树圈入院内,如若意外有他人扔在院中的种子发芽,他们自然是随其生长的。所以去米林,你见那桃树都是野生野长,于河边、田梗,于山坡、悬崖……
 
天边孤桃
 
但是,尼玛旺堆也说,那些种子都是莲花生大师借妖魔的脏腑用法力变幻来的,为人们带来了丰盛的食物,也是吉祥的。尤其是时代发展至今,各地文化相融,都将“忌讳”化“喜庆”——米林丹娘乡55岁的仲萨村村民边巴次仁还说,每当桃花开,就是大家有口福了,因为这预示着许多食物经历了冬的孕育、正将发芽结果。
 
桃林成院
 
边巴次仁是村里有名的“歌王”,主要唱一种名叫“工布噜”的唱法,“我们不喜欢(把桃花放)在民歌里,(但是)把桃花当做吉祥物。”

 
“歌王”边巴次仁唱起了“桃花”
  
接下来,他演绎了一首对唱。他认为对唱不能算作民歌,或者是不能算作民歌的唱法。这种对唱名为“谐么都”。边巴次仁演绎的内容正是米林的年轻人借桃花盛开之际,向心仪的表达爱慕之情,男女对唱各四句。
  
桃树下……
 
一般男儿先唱,以示爱意:
“桃子吃的时候香,桃花美又能入眼,我喜欢的桃子,我要装在口袋里。”
这是说姑娘像桃花一样美、桃子一种香甜。
 
如果姑娘也有情意,便回唱:
“你也爱我,我也爱你,我们结为夫妻,一起回家。”
这唱词格外直率。
 
这,不免让我情思畅想:当米林桃花盛开的时候……
男女欢唱之时
多少神仙眷侣在这里延续生命


 
@黑翅膀
# 桃约 #
\
 
(责任编辑:陈星)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更多深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