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林丹娘乡:相约一朵桃花的微笑

来源:人文中国网2017-04-16 22:28:25我要评论
隔一道相连的是地主桑杰多吉如今已70多岁的孙子西洛家,一座崭新的两层藏式小院,门口的停放的大卡车旁,牛儿们在悠闲地晒太阳。


   人文西藏  文图| 彭澎


      一路桃花开,开满雅江畔。
      4月桃花从岗派公路一路怒放在雅江沿岸的村落间,那宛如工布少女翩翩起舞花丛中的丹娘乡,在芳菲的四月里也开满了芬芳的桃花。
 
桑巴村的桃花映着雪山的纯粹
 
     “丹娘”藏语为“动听的语言”。三月末,米林桃花节的前夕,慕名而来寻访米林桃花源的我们,一路追随工布桃花民歌到东三乡的第二站:丹娘乡。
      丹娘的佛掌沙丘,桑巴村的桃花林。

      传说总是带着一方乡土的色彩。49岁的达乔,是桑巴村书记,被太阳晒得黝黑的他,在丹娘乡政府大院那株桃花树下提起这个传说。
丹娘佛掌沙丘所在地曾经是一个烧窑的地方,以烧制西藏当地的红陶为主。很早之前,这里并没有沙,是一片平地,有一个名叫“拉岗”的小村子。村子没有水,百姓需要到丹娘村附近去背水。
      有一天,一位巫师去派镇工布拉加山转经经过此地,口渴不已。他遇到背水的村民,于是上前讨水喝。村民背水之路异常遥远,拒绝给巫师水。没有讨到水的巫师生气地诅咒所在的地方变成沙漠。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地了丹娘沙丘
 
      抱着现在或许还能在沙里找到窑片的憧憬,我们踏足了佛掌沙丘。雪白的沙丘,山水相映,不从天来,青山依旧巍巍。
      关乎丹娘沙丘亦有另一说法:巫师将村子火化变沙,沙里生出了金子,以前村民还找到过一个自然形成的类似架牛脖子上的三角形的纯金“夹子”。
      最初沙丘很小,但是每年都在变大,在此工作多年的副乡长巴桑她已然习惯了沙丘的逐年“增高”的景象。
      响箭飞过桑巴村,桃花处处笑春风。
      一路往东走,路过鲁霞村(鲁霞,藏语为“眼睛瞎了的人”),到丹娘村下辖的朗嘎自然村。
      一路好景沿雅江,朗嘎石碑与江对岸郭末村的郭末寺庙隔江遥望。

 
朗嘎石碑
 
      经幡迎风诵念着真言,隐约可见的藏文雕刻着历史的印记。曾经,西藏自治区相关部门派人来拓过石碑的上的字,但其意尚无一个明确之源。浑然天成的石碑上面站立着威武的雕,下面是一只大象,雕、石碑、大象均为雕刻。
      相传,石碑所在山头西边有一处平地,有一个曲米措(湖),传说大象和石碑都是从这个湖出来的,也有说大象和石碑从印度来。
     经历了文革,雕的翅膀被打掉了。如今它的翅膀被水泥重新刷新,重新砌上去。在之后的维护中,有百姓看见在修建时有一只小象从碑底跑出来,之后小象又被放回去了,2013年修建了如今的亭子。

 
朗嘎石碑与江对岸的郭末寺遥望
 
      历史流传过村子,传承与守护生生不息。
      丹娘村的巴鲁,每天心怀虔诚地给工布王石像点酥油灯。
      巴鲁,一个藏族中年女子,取了豪迈之名。她的爱人一家祖辈至今,一直就守护着这尊相传有1400多年历史的工布王石像,从她嫁进来后,她就看到了这尊石像。
      有三个孩子的巴鲁,大儿子次仁顿珠和二儿子扎西均在外地工作,只有小女儿娘娘目前在家里帮忙做些事情。
      家庭经济收入一般的巴鲁一家,之前经营着一家砂石厂,一年大约能有5万元的收入。
     年初,砂石厂拆除了,家里失去了稳定的经济来源。巴鲁一家饲养的牲畜和种植的庄稼也较少,目前有10头牦牛和2头猪,庄稼种植有少量的小麦和青稞,这些只够自给自足,远远带不来经济效益。

 
工布王石像在这一方木屋里
 
    巴鲁早已准备好钥匙,打开那间老房子。她打开房门瞬间,我们并不知道工布王石像就在她家的院子里。古朴的藏式百姓家庭小院,家庭成员却用自己的方式进行传承与守护。
    每天,巴鲁会在供堂里点酥油灯,打扫。有时还要来招呼前来朝拜的邻里乡亲。每年她家庭用于酥油灯的费用支出就有一万多元。
    心诚如海,石像高约2米,宽约70厘米,保护石像的木房面积约有24平方米。
    穿过院子,树底下有巴鲁的家人在晒太阳。走过那一步步的阶梯,来到巴鲁家二楼客厅。关于工布王的故事,她从祖辈那里听来这样的传说。
    相传工布王是一个十分机智、沉稳的有地位的人。曾经,工布王到拉萨参加会议,走到大昭寺,为了方便朝拜,他把自己的鞋子放在了大昭寺释迦摩尼像的手臂上,他对释迦摩尼说,我转经三圈,你先替我保管鞋子,转完经之后我再来取走。

 
每日,巴鲁都在为工布王石像点酥油灯
 
    工布王离开后,给佛像添酥油的僧人看到了放在释迦牟尼手臂上的鞋子,便发火问:是谁把鞋子在放在了这里?“太不敬了”,说完就要把鞋子扔掉。这时,释迦摩尼开口说话了,他说:不要扔,这是工布王的鞋子,他只是转经的时候请我替他保管一下,并不是不尊重我。僧人见此状不敢再说话。
    转完经之后,工布王肚子饿了,他看到释迦摩尼的佛像前有酥油做成的供果。就对释迦摩尼说,我今天饿了,想分享你的供果。日后若你到了我工布王的地方,我会供奉给您“青稞、麦子、藏香猪肉”,十月份我们过节的时候欢迎您过来。之后,释迦牟尼请工布王吃供果,并答应工布王十月份去拜访他,并帮助工布王一起去打仗。

 
丹娘村的桃花迎风笑
 
    秋天的工布地区也渐渐进入了寒冷。离他们相约的十月相见的时间快到了。此时,工布王吩咐众人说:释迦摩尼要来了,你们从今天起都不要携带空的容器出门,我们要准备好各种美食好好的欢迎释迦牟尼。而恰巧,一位工布女人并不知道工布王立下的这个规矩。于是,有一天她拿了空桶出门打水,被释迦摩尼遇见,他只能从水里走,不小心释迦牟尼就这样被水淹走了。
    没有了释迦牟尼的相助,工布王只能想办法去打败敌人。时值法会,敌人要来攻打工布,工布王悄悄地把僧人们鞋子上的鞋带都解了下来,然后背着他们化缘用的空碗,打扮成乞丐。   

 
丹娘乡的美染了雅江的风韵
 
    他走路的时候遇到了敌人,敌人并不知道此人便是工布王,问他工布还有多远,工布王说:你们从这里走到工布要用我背上的鞋带所穿的这么多鞋子,吃我背着讨饭用的这么多个空的青稞碗。敌人见此状顿时气馁了,工布王趁敌人不备。他走到山顶上变法,他变成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饼子,饼子从山顶上滚下来,把敌人吓跑了。从此当地的老百姓,为了纪念工布王,就有了后来的工布节。
    传承,也是一种使命。从工布王石像的简易木房出来,巴鲁带我们去村里早已成文物的旧时地主桑杰多吉地主庄园。

 
昔日的丹娘村地主桑杰多吉的庄园

   斑驳的房子早已废弃,已无人居住,更无法入内。而庄园的一则,隔一道相连的是地主桑杰多吉如今已70多岁的孙子西洛家,一座崭新的两层藏式小院,门口的停放的大卡车旁,牛儿们在悠闲地晒太阳。
    难得一笑的巴鲁,坐在老房子的木头上说,有节日的话,还是能看到西洛的家人穿戴着珍贵的饰品起舞的。
    远处,桃花朵朵在风中纷纷扬扬。


 
@黑翅膀
# 桃花笑春风 #
\
 
(责任编辑:陈星)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更多深度•说